关注艺术家动态,助力艺术家成长!

你被“小帅”“小美”骗过 点开电影解说短视频吗?

2022-12-12 11:48栏目:艺评
TAG:

“注意看,这个男人叫小帅”,打开短视频平台,许多电影解说短视频都有这句,而随着一道抑扬顿挫的AI男声,搭配一些电影情节画面,随后可能还会听到“小美”“丧彪”“卡了咪”这些名字,仿佛全世界的电影就这几个角色名,并且解说套路大致相同,背景音乐也就那几首。不少网友认为,这类解说视频是碎片化灌输,忽略了电影本身的各种内涵,正在无形之中“杀死电影”。

 

  实习生 王易新 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

  “小帅”“小美”活跃在短视频中

  “注意看,这个男人叫小帅,他怀里的这个女人是小美,正当两人翻云覆雨的紧要关头,门口突然传来了声音。”你或许在地铁上、餐馆里、身边同事的抖音里,听到过这样的影视解说。但你一定想不到的是,这段解说其实是《水浒传》里西门庆和潘金莲偷情的经典片段。

  “注意看,这个叫小帅的男人离开父母,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岛上住了28年”,这解说的正是《鲁冰逊漂流记》。

  很多网友表示,这类电影解说短视频,基本上就是上面这些人物角色名字,自己已经耳熟能详了。

  这类电影解说视频的时长一般3-5分钟,分2-3集发布,模式很套路,基本上是将影片中最精彩的剧情片段剪辑出来,然后再配上一段AI旁白,再加上引人入胜的BGM(背景音乐),结尾甚至还会设置悬念,制造“未完成的紧张感”。

  在这些三五分钟就能看完的一部“电影”里,主角们都换了名字,男主叫“小帅”,女主都叫“小美”;“大壮”是身材健壮的男子;“卡了咪”大多意指反派的跟班;“丧彪”是电影里的反派。另外还有“大漂亮”“金发妹”“阿伟”等各式各样的共享名字。

  记者发现,“注意看这个男人叫小帅”,甚至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百度百科词条,被注释为“网络用语,一般用在电影解说类营销号视频”。

  注意看、没想到等“废话文学”泛滥

  记者注意到,这类电影解说短视频除了角色名一样,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有着模板和套路化的段落划分,且几乎定型,简直就是流水线产品。

  一般来说,开头一句“注意看”,中间一句“没想到”,最后一句总是讲一半,然后就戛然而止。并且还经常玩“废话文学”,比如,“不出意外的话,就要出意外了”“这个一脸蒙的人很蒙”等等。有网友表示,自己一开始确实是被“注意看”这句AI虚假声吸引到了,但是看多了发现,“注意看”成为每个电影解说短视频的标配,已经玩烂了。

  这类电影解说中,多是美色、暴力、谋杀,每部作品中最刺激的部分被提炼出来,并开门见山地放在视频开头的十秒。即使自动合成的假声读这些句子不带任何感情,也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看完整个视频。

  举例来说,“这个男人捏着兰花指,吃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口炸鸡,接着他问司机,骨头扔到哪?”你能想象这是在对奥斯卡高分经典电影《绿皮书》的开场解说吗?

  再举例,“注意看,这几个壮汉为了争夺一枚戒指,竟然打得你死我活”,这解说的是史诗级电影《指环王》;“这个男人有一个特殊的癖好:装瞎,这样他就能肆无忌惮地偷窥别人”,这是印度电影《调音师》解说的开场。

  这些解说大多拥有同一款AI解说,声调都一样,背景音乐也大致相同。

  网友:“小帅小美正在杀死电影”

  对于这类解说风格,网上很多声音表示,任由小帅和小美解说电影的话,一切严肃的设定都可以被戏谑的语言替代,这对电影的伤害是巨大的。

  有影迷指出,三分钟影视剧解说将作品压缩,原本自成一体的节奏、呼应、情绪、起伏、暗喻,都被破坏得七零八落,作为具体手段的剪辑、表演、运镜、构图,全部不复存在,失去了捏合完整表达系统的运转基础。“听惯了小帅小美,就不会思考人物的名字是否别有深意”“习惯了非黑即白的思维,就不会设身处地思考人物的行为动机和多样的角色立意”“碎片化灌输,只有即时满足”“太简单粗暴了,失去电影本身特有的质感”“有些过于断章取义”“内容趋同,没意思”……

  当然也有些网友表示挺喜欢的,“能快速了解剧情,然后挑感兴趣的再去仔细看”“有的恐怖电影想看又不敢看,看这类解说就没那么恐怖”。

  用AI声解说,一样是侵权行为

  记者注意到,此类短视频的素材皆由电影原片所出,视频制作技术门槛较低,博主只需利用些许关键片段,再整合故事梗概即可制作一个“精美”的“压缩饼干”式电影。

  然而,电影解说类视频也需要有版权规范和内容规范,此前网上就曾大规模谈论过二次创作短视频的版权规范问题,如今运用AI声配音解说,是否是一种规避行为呢?对此,联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骏告诉记者,从著作权法的规定来看,二次创作短视频时要修改、剪辑视听作品,这种情况下要得到视听作品著作权人许可的,这是根本性原则,否则就构成著作权侵权。就算现在用AI声解说来制作短视频,同样是侵权行为,只要存在搬运或者切条,就是最常见的视频侵权行为。同时,作为平台方也不应疏于审核,从现在的审判实务显示,对平台方的责任也越来越高。比如10月西安中院就腾讯诉抖音《云南虫谷》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决抖音构成侵权应赔偿腾讯经济损失3200万,法院认为,抖音应对平台内侵权内容承担相应的管理义务,包括采取有效措施删除、过滤、拦截相关视频。